立昌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立昌小說 > 科研藝術爆發 > 第四十一章 八德金蓮池

第四十一章 八德金蓮池

歲左右,相貌平平卻氣勢非凡,他向前施禮拱手道:“爺爺,我要去一戰……”青年緊握著雙手,目光堅定的看著老人。“唉……”老人一聲輕歎,而後又開口道:“你雖然有些手段遠強於常人,但於這些人比較還是差太多了,百年前的那場浩劫波及太廣了,幾乎將我國甚至地球的高手儘數埋葬……”“您也是那場浩劫中活下來的參與者,當年到底發生了什?導致我們的武學都出現了斷層……”青年非常的恭謹,小聲的開口問道。“!”老者皮笑肉不...-

道不同不相與謀,儘管是同出一門,但思想不會被禁錮同化。一塵不變的道統,形如槁木,隻有百花齊齊盛開,道統繁榮昌盛,才能走的長遠!孫卿化作長虹離去,每個人生來便不同,又何須讓別人去理解自己,尊重對方的抉擇或許便是最好!王長生處!古竹蒼翠欲滴,隨風自舞,靈泉汩汩,白霧嫋嫋,更有仙鶴飛舞,遇人不驚。一口三地大小地紫金泉池更是孕育出萬丈霞光,王長生裸露著上半身端坐神池之中!眾僧人皆是無比震驚之色。隻見那金色的泉水波濤湧動,隨之愈發劇烈的衝撞了起來,到了最後更是洶湧出巨大的水柱直沖霄漢。一道道金色的水柱沖天而起,且發出一陣陣震人心魄的龍吟,如一條條金色蛟龍沖天而上,眾人沐浴寸寸金輝,無比震撼。那金色的池中仙霧瀰漫,王長生身影虛虛幻幻,與一道似金泉池麵透出的人形生靈在對峙!隻見那生靈整個體魄完整孕育而出,半俯的身軀豁然挺立,裸露的上半身肌肉線條分明,充滿了力學美感。那隨風亂舞的墨發,那桀驁不羈麵容,嘴角更是帶著嘲弄,生的居然與那王長生一模一樣!滔天的戰氣激盪,不由分說,二人交戰在了一起。招招凶險,式式奪命,鬥氣澎湃,鮮血四濺,不容半虛做假!二人如大鵬扶搖直上,如流星墜下,如奔雷輾轉,如夢幻騰挪!漫天的金色蛟龍被二人驅拈在手中,以禁忌般的手段轟殺向了對方。兩道身影騰出的金光璀璨奪目,如兩輪太陽般蠻力衝撞在了一起。電閃雷鳴,千蛟嘶吼。十招!百招!千招!光華退去,異象不存。隻見那波濤湧動的金色池麵漸漸歸於平靜,濃鬱的仙霧亦是逐漸散開,隻見那桀驁之色的王長生頭顱赫然被一隻晶瑩生輝的臂膀貫穿。那臂膀在那生靈冷酷的神色中緩緩抽出,隨之隻見其身軀寸寸崩碎,化作光雨,被王長生全部吸收!眾僧人驚駭的目光之中隻見那湖中之人傷勢快速好轉,澎湃的力量如滔滔大河在其體內奔流而動,其一聲長嘯更是震的眾僧心神俱蕩!“好強……如此之姿前所未見!”有僧讚歎道。“八德金蓮池……縱使是“阿彌陀佛”也無法預見得其何時現世,何時圓滿,何時歸虛,但其每次現世,不是大興,便是大難……”又一僧人雙手合十,開口而道。“想不到未來佛將如此造化贈於了眼前這位青年,我佛道羸弱,皆是定數啊……”這位僧人更是長歎閉目,就此定住了身形。趙仙兒美目漣漪,盯著那金色的湖泊中的那道身影,自始至終便未曾轉移過視線,驟然其瞳孔收縮,一聲驚呼還未傳出,便見一道璀璨紫芒洞穿了王長生之胸腹!隻見來人立於虛空,麵冠如玉,驚才絕逸,卻冷酷的令人心悸。又一個王長生,不過卻冷酷無比!立於湖麵的王長生縱然已然察覺,卻依然未能躲避過去。不可避免,大戰再次爆發!兩道滾滾血氣直沖霄漢,伴隨著漫天灑落的金色雷雨,二人戰鬥的殘影沖天而上!異象紛呈,天地震動,眾僧人亦是再難以入定,皆東倒西歪,有的更是前撲或仰或倒在了地上。“想不到這位施主入功德池居然會如此動盪與凶險,相傳就連釋迦摩尼亦隻是出現了一道過去之身,但並不是生死搏殺,而是皆盤坐相互證道,在匆匆的歲月流逝之中,踏出了八德金蓮池,從而證道成“佛”。”說話之僧人有些駭然,對於八德金蓮池他所知甚少,因為其太過神秘了,萬年也難以出現一次。趙小兒聞言小嘴張稱了“O”形,這金蓮池雖偶然聽其不正經的師尊提及過,但隻言片語,很難得出些什有用的資訊,她隻記住了其師常年嘮叨的兩句:不是大凶,便是大惡……兩道金色的雷電上天入地,殺伐不斷,二人手中交戰的金色雷電光湧出,已然佈滿整片天穹大地之中,金閃閃一片!二人的身影如鯤鵬,似神龍,可謂是上擊九天,下戰九幽,天地間到處都是二人的殘影!天雷震震,二人交擊如金石碰撞,所有人都為之血氣翻湧,更是有人臉色蒼白,一口鮮血再難壓製至口中吐出。“呯!”孔武有力地雄魁之軀,肌腱完美刻畫,裸露上半身的兩個王長生石拳碰撞在了一起。亂髮狂舞,眼綻神電的二人一念崩碎山河,此時均是平分秋色,同時張口長嘯,神則轟出!“七音魔域……!”“七音魔域……!”“嗡、咯、啊……!”“嗡、咯、啊……!”金色的雷雨似飄絮,無儘的神光、佛號無聲在碰撞,泯滅。二人分別化作了神龍與鯤鵬,浮光掠影,殺招不斷。八德金蓮池徹底暴動,湧上了天穹!二人身體殘敗不堪,遺留軀體之上的血跡早已乾枯,在氤氳的紫氣籠罩下也隻是略窺一角而已,可以想象二人的對戰凶險到了何種程度!二人同時如那油儘燈枯、迴光返照一般,將氣血提升到了極致,比之先前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強盛,發動最後一擊!“呯!”“噗!”那麵容冷酷到了極致的王長生並指如刀,插進了王長生的眉心,璀璨妖豔的鮮血頓時至眉心處的傷口噴湧了出來!終究是慢了一步!隻見王長生的拳頭更是早已貫穿了那一臉冷酷之相之人的頭顱。王長生緩緩抽出石臂,隻見那一臉冷酷之色的王長生並冇有展現出任何痛苦之色,而是相對的平靜,就這樣看著本體之人,而後寸寸碎裂,化作了光雨!其渾身神兮內斂,石體均裂,鮮血似乎都已經流乾,冇有一滴滲出。其眉心更是有一個大洞,險些,被貫穿。似隨時都會身死道消一般。他,傷的太重了!

-眾閉上眼眸的那一那。一襲黑袍、嘴角帶著笑意,臉頰更是浮現出紅暈地一道身影,出現在所有人心海或眼眸神色之中。那凶靈更是那回眸,眼窩中那冷幽幽的光芒大盛,無儘的寒氣令空氣溫度都隨之驟降,他將二位王者頭顱中的本源精華徹底吸納,而後將化為枯骨的二王震成粉末,眼眸中的幽光射去,二王徹底隨風散去!“你是誰?”“用你的話來說……螻蟻又何須仰望星空?”那一襲黑袍之人身形虛幻又凝實,越來越逼近那凶靈所立之處。“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