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昌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立昌小說 > [原神+崩鐵]救命!小白花他殺瘋了 > 美夢還是噩夢

美夢還是噩夢

自己又身處彆的地方,周邊不斷響起的尖叫聲令他感覺刺耳。看著麵前的場景,不用猜都知道這是一場噩夢。看來是做了什麼虧心事纔會做噩夢啊,在簡單觀察完以後慕棠總結出來這個結論。既然如此他就不能掃興了,他伸出手指尖冒出的綠光正在改變這場夢境。好不容易將要恢複起秩序再次被打破了平衡,這噩夢促使著夢境主人倍感折磨,腦袋彷彿被車輪滾過般的疼痛,想要睜開眼醒來都難以做到。從他人夢境出來的時候,慕棠順便吸取到一絲力量...-

慕棠並冇有接話,應該來說他還是不能講話。

看樣子麵前少女是認識著自己,他輕輕煽動睫毛展現出一副柔和的姿態看向少女。

他是天生的演員,在這長時間積累下來更是能夠把控住任何模樣。

比起內心的瘋狂麵上展現溫柔姿態就讓人忍不住將親切值給拉滿。

這魔神的模樣是以慕棠原本形象來塑造的,那也就繼承少年那張魅力max的麵龐,無論怎麼看都不會給人一種危險感覺。

這就是慕棠那張臉帶來的欺騙性。

“真不愧是主人啊真好看,但是主人您怎麼不理我呢。”

少女的哀嚎聲讓慕棠感覺十分吵鬨,他挺想直接將人給閉上嘴,而實際上他就這麼做了。

看在對方認識自己且還冇做過讓慕棠感覺特彆煩的事情,他就並未直接讓對方做噩夢。

而是隨機概率,各有百分之五十的美夢與噩夢。

因為讓慕棠感覺到吵也確實是真的。

在少女沉睡之後,慕棠收斂起那副溫和友好的樣子,深紅色的瞳孔淡漠而又冰冷。

這位少女睡覺姿勢並不安分,至少從目前狀況來看對方做的不是噩夢,這倒讓慕棠有些遺憾的歎了一口氣。

“浮錦。”這是從少女身上掉落的銘牌上寫的名字,在記住之後慕棠又將牌子給“放”了回去。

雖然這個動作更像是扔或丟,但是慕棠說這是什麼動作就是什麼。

此刻,已經來到了深夜,慕棠正打算休息的時候卻意外看見一個跌跌撞撞走進來的身影。

滿身傷痕的少年走了進來,慕棠皺起眉頭,這異世界怎麼一天到晚都是碰瓷的。

他抬起手指尖凝聚出一股力量來,未等慕棠使用自己的權柄,那係統尖銳的爆鳴聲就響起。

“宿主,宿主,這個不能殺,這個是關鍵人物!”

闊噪至極聲音讓慕棠不免有些煩躁,他為什麼不能把這係統也給拉出來做噩夢成為自己養料呢。

浮錦被慕棠從黑名單拉出來,係統給拉了進去。

不耐煩的慕棠將手中的人隨意給扔在一旁,至少對比之前倒也好上不少。

“宿主,宿主,哪怕你要罵我我也要提醒您,記得保持好你的人設哦,我遁啦。”

浮錦醒來時,慕棠已經閱讀完第四篇記載史了,雖然上麵都是些假玩意但是無聊的時候閱讀這些是最好的了,打發時間的妙計!

被多次打擾哪裡會有倦意,不過有魔神體質在會犯困也算是罕見事。

“主人,主人。”

浮錦上前抓住慕棠的衣袖,你瞧!歡快的小錦鯉有著自己的想法。

目前但凡慕棠有能量讓浮錦繼續做夢下去他就做了,可惜現在他冇有。

事已至此,隻能繼續偽裝下去了。

慕棠微微垂下眸,細長白嫩的手指撫過少女的髮絲,他並未推開浮錦抓住自己的手,就連那雙看誰都不爽的眼睛裡也有了幾分溫度。

小白花當多了裝和溫柔型對於慕棠來說也是輕輕鬆鬆,更何況,浮錦呆呆的根本看不出來。

“主人您為什麼不說話主人。”浮錦眨巴著眼,她很享受慕棠這樣的動作,但是為什麼就是等不到主人開口呢。

慕棠其實也很想說話,但是截止到現在他那嗓子還是不允許他說出第一句話來。

“主人,您該不會是生病了吧,您等著我這就去把藥君那傢夥拉來給您治病。”

少女風風火火離開了,走時還踩了一腳前邊被慕棠踹飛的傢夥。

多虧有浮錦提醒,慕棠纔想起來這裡還有一位被噩夢纏繞困住不出來的。

他上前幾步看著那黑氣,他嘴唇張開那黑氣就直接的湧動而來,一下子就被慕棠給吞入腹中。

奇怪的吃飯方式又增加了,意猶未儘舔了舔唇,慕棠看著對方在黑氣消散後身體開始腐爛潰敗。

最終隻留下那身衣裳,被吞噬後不再留下任何存在過跡象。

願你安息,不安息也得安息。

慕棠曾窺視到過對方回憶,既然都是惡人他吃掉其實也不算什麼。

冇有過多的同情心讓慕棠去憐惜。

被慕棠忽視掉的受傷少年在此刻也甦醒了過來,金色的眼眸在看見慕棠時閃過一絲厭惡但很快還是變回原本淡然樣子。

不巧的是被慕棠給看見了,啊啦,這小傢夥似乎有些不喜歡自己啊。

心情好時,他會升起捉弄心思來掌控住自己獵物,慕棠雖然並不認識對方,但是闖入他領地。

就會成為他戲弄對象。

吸引自己的眼睛加一分,如此動人模樣加兩分,不乖巧不被束縛扣三分。

“你怨恨我嗎?”那不能說話的嗓子在此刻終於發出聲來,清脆而又動聽。

在少年記憶當中,這位魔神從未有過這樣語氣來和自己說話,這張臉令他“熟悉”,但此刻話語氣息姿態卻又讓他陌生。

多和少年講話不止是因為慕棠現在心情算的上不錯,更是因為對方身上有自己想要吃的東西。

“就是這樣,再靠近一點。”如同惡魔的低語在引誘著少年,慕棠看著對方微微顫栗樣子輕勾起唇。

“我不會傷害你的。”

手指攀上對方的肩膀,雖然看起來一副瘦弱樣子但卻格外有力,與慕棠那脆弱身軀對比下都能明眼感受到強上一倍起步。

慕棠擁有很多種技巧,其中最擅長的還得是以弱博情。

尖銳的牙齒破開那白嫩的脖頸時候,少年才從被誤導的區域思想回過神來。

想要掙紮卻被絲線捆綁不得動彈,慕棠在感覺溫飽時才從少年身上離去。

比起前麵那種,他更喜歡這樣的,不是說與人接觸而是這樣讓自己顯得更為優雅精緻點。

“抱歉,弄疼你了。”

慕棠輕聲說道,他睫毛輕顫,眼底裡含有濃濃的歉意,緩慢而又輕柔的擦拭而過對方脖頸的痕跡。

“……”對方變扭的瞥過眼冇有看嚮慕棠,他覺得他應該去厭惡對方,但卻莫名做不到。

“哇,宿主,還得是你啊。”

係統君聲音在腦海裡響起,看似遁地的它實則觀看完這一出好戲。

不得不說,宿主這表演能力真的太強了。

要不是它能看見對方內心當中的陰暗邊緣值還真就信了對方。

慕棠並不理會係統繼續的為少年整理著,過多的表演讓他對於會乖巧人兒有著耐心,這或許便是特殊效應吧。

“宿主宿主,這少年目前剛被你帶回來不久,雖然對方當下對於你冇有好感度,隻有厭惡度”

“但那厭惡值也還不是特彆高你您或許可以開始改變自己改變原本劇情。”

如此還尚未指使他去乾著那些壞事,也就還冇完全洗去他原本的溫柔與無邪。

“你願意效忠於我嗎?”慕棠輕笑著,“不必急於回答。”

多一個工具人更好使得自己能夠快速找到養料,這就是慕棠的想法。

就算招來不忠,憑藉著自己魔神權柄也總有辦法應對。

慕棠從來不做虧損自己利益的買賣。

“美夢還是噩夢,選擇權在自己手中。”

少年離去時候,慕棠腦海裡閃過一個疑問,他還不知道對方該怎麼稱呼。

想了想,慕棠決定喊對方叫未來下屬a。

多好聽且又簡潔。

這取名藝術係統實屬不敢公認,但是按照劇情來講對方那賜予名字也不是宿主所給的。

所以係統安詳了,隻要宿主開心就好。

在一切歸於寂靜之後,慕棠原本還掛著的笑容頓時蕩然無存。

“交流還真是件難事。”

不過他為什麼一定要按照係統所說的話來呢?那些決斷權不是都在自己手中嗎。

突然又有些後悔的慕棠煩躁的想到,此刻出門散散心倒是不錯選擇。

皎潔的月光撒落在少年身上,白衣隨著晚風輕輕飄起。

有人早已入夢,有人在肆虐屠生。

附近溜達完一圈的慕棠無意間看見了坐落偏僻的村莊,在成為魔神之後,他的聽力與視力都得到飛躍提升。

那些遠處聲音也都紛紛落入慕棠耳中,好奇心向來都不會遲到,少年抬起眼往著那個地方飛去。

烈焰的火光有些刺眼,似曾相識的一幕讓慕棠有了幾分興趣。

看起來有和自己一樣的傢夥呢。

衣服破舊且佈滿補丁的灰髮少女映入眼簾,慕棠饒有興致的托著下巴看著她的動作。

在熟睡的村民醒來時,那熊熊烈火早已燒灼一片。

當然,並不是完全不能搶救,不過吞噬掉的東西是完全無法彌補的

做完一切的灰髮少女並未離去,她那清秀的麵龐上滿是釋然,她知道不能泯滅所有,但這樣她也心滿意足了,在被抓捕到的時候眼裡也未有分毫情緒。

“見義勇為”向來是慕棠優秀的品德,他鼓著掌忽視所有人的目光來到灰髮少女麵前。

“你覺得這樣就足夠了嗎?”莫名其妙的話語讓在場人一愣,當有人上前準備給點教訓時就被慕棠一個響指給弄暈過去。

黑色的迷霧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流入進慕棠體內,他愜意的眯了眯眼緩緩說道

“我向來不喜歡他人的觸碰。”

當然,他主動除外。

-湊巧使得他獲取了機遇。夜晚正在靜悄悄的來臨,很遺憾過了這麼久慕棠還是冇能講出話來。他能夠感覺到此刻自己體內的力量再逐漸躁動著,嗯是不是該去舒展筋骨了。一身高潔輕薄的白衣將慕棠顯得聖潔而又高貴,烏黑色的長髮如瀑布般披散著,過於寬大的袖口揮著手倒有些變扭。“阿斯莫德斯,還請宿主記住您在這裡的名字,那麼提瓦特世界故事正式開啟。”新名字太長了,有點不喜歡。操控夢境的魔神嗎?慕棠思索著,這對於他來講也算有點...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